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

编辑:报告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9 04:09:0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根据新世纪以来文学创作百花齐放、丰富多样的特点,打破传统的编选方法,以在图书市场上活跃的文学作品类型,如记忆、乡土、都市、生态、武侠、底层、青春、科幻、奇幻、时尚等,对新世纪十年文学作品进行全新选编。
书    名
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页    数
485页
开    本
16
品    牌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作    者
姚晓雷 陈思和
出版日期
2014年1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32149537

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内容简介

编辑
《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2001-2010)》由姚晓雷编著。武侠小说以新世纪前后为转折点,的确呈现了一种新的整体气象。它的艺术范式已经并非简单建立在对先前武侠小说的延续上,而是继承和集成了当下时代所能拥有的多种审美元素,既是面向武侠小说传统审美经验的开放,也是面向中外文学整体审美经验的开放,显示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开放气度和整合能力。

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图书目录

编辑
《新世纪小说大系2001-2010》
  总序
  走向新时代的悄然转身抑或与时俱进
  雨中行
  春风柳上原
  雨霖铃
  蜀道闻铃
  裂锦
  刺
  千金遗言
  纪事者
  庖丁之爱
  隋侯珠
  千门公子
  月儿光光照地堂
  浴火穷途
  龙马
  附录:长篇存目
  《新世纪小说大系2001-2010》总目录

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文摘

编辑
秋,雨一直在下,一连几天,没有停止的迹象。
  山路上,或红或黄的叶子被雨水从树上打下,落入泥浆中,再被踏烂,归了泥土。
  一个女子从山路中行来,蓑衣已被雨水打得湿透,斗笠檐上滴着水,看来已经在雨中行走了很久。女子二十来岁,薄抿的嘴唇,坚定的眼,身上负了一个包袱,包袱旁竟背了一对斗大的铜锤,与其身量甚不相称。
  那女子便踏着这一地落叶泥浆前行,右腿看似有些跛,甚是吃力,走得虽不甚快,也不停顿。行了半晌,翻过一个山头,天色渐渐暗了,女子扫了一眼幽深绵长的山径,拉了拉蓑衣,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放眼望去,竟在路的尽头发现一角破败的砖墙,女子双眼一亮,不由打起精神,向那砖墙所在之处走去。
  到达这个废弃的山神庙的时候,天已经将近黑了,只能依稀看出残破的土墙和斑驳的红漆。早先附近还有山民居住的时候,或许曾有过香火,随着村子的迁移,这庙也就荒废了。女子伸手推开半掩的庙门,久未转动的门轴发出吱嘎的声音,在凄凄的雨夜中显得苍凉。
  庙里只有一间正殿,黑洞洞的,说是正殿,其实只是一间小小屋子,当中一个神龛,供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的泥像,好在屋顶还算完好,除却窗洞大开之外,地上也还干燥,是个不错的夜宿之处。
  女子将背上所负铜锤包袱取下,当啷一声扔在地上,又解下斗笠蓑衣,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蓑衣下的衣衫也大半被雨水打湿,显出女子消瘦的身形。一阵冷风从洞开的窗中吹进,女子堪堪打了个冷颤,四周望了一望,眼光定在屋角一堆干草上。
  那堆干草颇为不少,看来之前也曾有人夜宿此处。取了些干草生了火,庙中渐渐温暖起来,女子将外衣褪下,搭在供桌上晾干。火光一明一暗,映得苍白的脸色红润起来。
  忽听一阵急促脚步声,由远及近传了过来,女子一惊,身形微动,将供桌上晾着的外衣披上,转过身来,半干的外衣已经穿好。女子侧耳细听,那脚步声甚是仓皇,不带一点内力,不由略略安心,复在火边坐下:或许是其他行夜路来避雨的人吧。 那脚步声到了门前,却停下来,迟疑了一下,轻轻地敲了几下破败的木门。
  “都是过路的,进来吧。”女子朗声道。
  门被推开了,闪进一个女孩子,八九岁上下,衣服上都是泥水,瞪着惊惶不定的眼,怯怯地看着那女子,眼中却分明渴望着雨夜中这个温暖的角落。
  “进来吧,外面很冷。”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半夜跑到这里来,看那孩子的衣裳,虽然旧且沾满污泥,狼狈不堪,却不像是乞儿。
  那孩子回头望望外面,又迟疑地打量了一下地上的包袱和铜锤,火光下女子平静的脸,终于跨前一步,掩上木门,走到火堆的另一边坐下了。
  半晌无语,女子打开包袱,取出一块面饼,慢慢地吃起来。那孩子目光穿过火堆,落在女子手中的面饼上,奋力按捺饥饿的感觉,却压抑不住咕噜噜叫的肚子。女子再次拉过包袱,伸手摸索一阵,又摸出一个面饼,递给那孩子,什么都没说。那孩子瞪大了眼,终于接过面饼,吃了起来。没有水也没有菜,两人默默吃着面饼,很快吃光了。
  “你是江湖人吗?”那孩子终于开口说话,声音很稚嫩,怯怯的。
  女子点了点头,靠在墙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
  那孩子瞟了一眼地上的铜锤,铜锤在火光中闪着光,“你很厉害吗?”
  女子嘴角微微上挑,摇了摇头。“什么是厉害?什么是不厉害?江湖上又有谁能说自己很厉害呢?”
  孩子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决心般,问道:“我……我能拜您为师吗?”女子睁开了眼,吃惊地望着那孩子,火光中孩子有些害羞,眼中更多的却是坚定。
  “你又不认识我,为什么要拜我为师?”
  孩子咚的一声跪在地上,道:“您是好人,我能看得出来。我……我是逃出来的……”孩子的声音哽咽起来,眼中充满泪水,“我实在不要回去了……”
  女子挪了一挪,不承受孩子这一跪,说道:“江湖的生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而且一旦进入江湖,就一辈子回不去了。…‘我一辈子都不要回去了……”孩子哽咽着说不下去,仿佛压抑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屋外风雨交加,破庙内一簇火光摇曳,这一点温暖和平静显得如此脆弱,女子看着在火光下痛苦的孩子,眼神不由得迷茫起来,什么时候,自己也这样痛哭过?少顷,孩子略微平静了一些,仍在不停地抽咽。
  “那么,”女子的声音渺茫了些许,“你逃出来,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孩子深深呼吸几下,略微平静了一下,想了想,道:“我也不清楚,我只想能吃饱穿暖,没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女子笑了起来,道:“这个要求可不容易,世上有多少人吃不饱穿不暖,又有多少人在被逼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呢?”P2-4

新世纪小说大系·武侠卷序言

编辑
上海文艺出版社邀约我主编一套《新世纪小说大系》,经过我们同人两年多的努力,现在呈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套九卷近三百万字的小说选集,时间期限为2001年到2010年,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内容分为记忆(张新颖编)、乡土(李丹梦编)、生态(王光东编)、都市(王宏图编)、底层(黄平编)、科幻(严锋、宋明炜编)、奇玄(潘海天编)、武侠(姚晓雷编)、青春(金理、李一编)九大主题,十一位编者对自己负责的主题作了深入研究,他们将心得写入了各卷序文,综合起来看是对新世纪小说做的一份继往开来的总结。但是我们希望这套系列不仅是新世纪小说成就的总览,也是我们站在世纪初的门槛上直面现实、拓展未来的一份思考和实践。
  虽然说“新世纪”只是一个时间的标志,但是在人文心理上,“新世纪”隐喻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当我们回顾此前百年,从甲午海战辱国、维新变法失败、义和团群氓暴乱、八国联军侵华等事件开始,现代中国进入了一个屈辱与自残的苦难历程,而新世纪的到来,让我们隐隐约约地感觉这种屈辱和自残的怪圈行将终结,苦难历程似乎有了转机。911事件发生、冷战思维结束、反恐和世界主要冲突的转移、金融危机、中国进入WTO和经济迅速崛起,等等,都是新一轮世纪交替时出现的令人瞠目的信息,而中国在“潜龙腾飞”的过程中造成的山崩海啸、拖泥带水、沉渣泛起的滚滚乱象,又给未来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活力。在这样一个方生未死的大时代里,我们的小说家通过自己的作品不仅证明自己的存在,也表达了他们对这个大时代的积极思考和深切感受。
  新世纪小说创作是携带着上世纪最后十年的历史阴影走过来的。90年代“无名”的文化特征深深楔入了新世纪的精神领域,并且更加普遍和深化。所谓“无名”状态,是指文化上出现价值多元、共生共存的状态,而某些重大而统一的时代“共名”的主题早已经拢不住民族精神走向,在文学上便显现出更加散漫混乱而又丰富复杂的景象。这种现象不仅体现在小说价值观的多元并存,也体现在不同文类的多元并存,在各自的地盘上大领风骚。纸质媒体与新媒体争宠于读物市场,主流文学与网络文学都得到了长足的竞争力:前者的高标是2000年和2012年相隔十二年高行健与莫言相继获诺贝尔文学奖,以及一大批主流作家的创作井喷现象,标志“五四”新文学传统的主流地位在新环境下获得了世界性的确认;后者的证明是新媒体各类写作已成蔚然大观,网络小说中不同文类都有迅速发展的势头,与一百年前的晚清小说潮流竟有了暗暗对接的奇观。现在还不能说,主流文学和网络文学是否有可能进一步汇合而产生新的小说实验和新的流派,但是,两大类小说之间观念上的鸿沟开始慢慢地缩小、有了互相吸收的可能。其实,这也是我们期待于新世纪文学未来的理想图景。这个理想促成了我们策划这套大系九大主题的动机。 大胆一些说吧,我认为新世纪小说整体艺术水准上达到了百年来中国文学可能达到的高度,其标准当然不是指小说这种艺术样式在当下现实生活中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或者为哪一派系的政治思想所利用是否得力;而是指小说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以及其艺术表现的手法的创新上,都产生了一批风格独特的典范作品。一批持续了三十多年创作实践经验的作家已经建立起自己的成熟的艺术风格,他们从笼罩了半个多世纪的“文艺为政治服务”的意识形态下走出来,恢复了“五四”新文学的传统:站在民间立场上从事创作,坚持知识分子的现实批判精神,艺术地、无伪地、血肉地描写这个大时代的一切方面,严肃反思和总结百年历史的经验教训,提出了个人对于历史的独立见解。这批小说艺术家的创作艺术经验亟需学术界从理论的高度给以总结,提升其创作精神,巩固其已经获得的成就。
  但我们也绝不回避另外一个现实:新世纪的文学发展确实到了一个“中年危机”的阶段,现在处在瓶颈状态的关键时刻,一方面是凝聚了三十年创作经验和半个世纪生命体验而成就的艺术业绩;但同时也必须关注到,转型期的社会本身也在发生深刻变化,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风波以后,历史的经验被遮蔽,人文的传统发生了断层,尽管知识分子的理想和血脉继续在传承中薪尽火传,但毕竟失去了整体性地普及致远的力量,而同时,填补了这一空白的是依凭新媒体崛起而生的大众娱乐文化。在这一方面,新媒体文化的迅速普及和广泛影响催生了新一代文学创作及其受众,回归民间的文学在自发的大众文化基础之上又有了进一步的变化,似乎返回到上世纪初蓬勃萌发的晚清文学状态,原先“被压抑的现代性”的前提被抽取,各类文学在民间和市场的土壤里有了自由生长的可能性。但是,这种新媒体文学与“五四”新文化传统教育下延续而来的主流作家的文学之间有着鸿沟、隔膜以及某种潜在对立情绪。所谓“中年危机”,也包含了代际的传承和反叛的冲突,我们认为这正是新世纪小说活力所在。两大文类之间没有根本对峙的内在理由,也没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外部环境,事实上,文化传统的发展壮大是需要在与其对立面的冲突、交锋与融汇过程中完成的,我们从主流文学吸取大量民间营养而从事创作的现象,从新媒体文学努力靠拢主流精英因素的现象中都可以意识到,一个新的融合和提升、进而传承而开拓的文学(小说创作)局面,将会在共同的努力下出现于未来。
  鉴于此,我们策划这套大系的前提,是自觉抛弃“五四”以来划定的以邻为壑的思维模式,我们努力避免用“高雅文学”/“娱乐文学”、“纯文学”/“俗文学”、“精英文学”/“大众文学”、“严肃文学”/“消遣文学”等二元对立的原则来规划和选择文学,在我们眼中,“科幻”、“奇玄”、“武侠”与“记忆”、“乡土”、“都市”只有主题之分而无轻重之分,更无正邪之分;“底层”、“生态”、“青春”与其他文类也只有主题之分并无新旧之分,它们是在同一个时代环境下展示的文学现象,也是人们面对现实而产生的幻想、奇想和梦想。人类的任何念想都应该被人类自己尊重,只是我们对文学创作能够反映现实生活中涌现出来的新的社会现象及其思考,尤其重视。我们关注新媒体文学也许有点趋时,关注底层题材、生态题材、青春题材也许有点趋新,但从基本动机上出发,我们寻求的仍然是多元的融汇、丰富的创意和好作品的出现。
  当我读完同人们精心挑选的九卷小说大系后,一种难以想象的惊喜洋溢在胸间,因为我看到了一种全新的文学图景。为了与读者分享我此刻的心情,我特意借用一点篇幅,将九卷大系入选作品的作者名单排列于下面,他们是:方方、贾平凹、宗璞、迟子建、白桦、杨显惠、阿来、严歌苓、毕飞宇、苏童、魏微、莫言、林白、阎连科、李洱、铁凝、刘醒龙、王安忆、张炜、石舒清、王新军、张学东、葛水平、李锐、李约热、王祥夫、温亚军、乔叶、红柯、孙惠芬、刘庆邦、田耳、尤凤伟、杨争光、董立勃、周大新、范小青、刘震云、杜光辉、陈应松、叶广芩、苦金、白雪林、卢一萍、雪漠、万玛才旦、次仁罗布、尹向东、杨志军、郭雪波、孙未、姜戎、蒋子丹、郭文斌、唐颖、张生、王宏图、吴玄、陈希我、盛可以、陈家桥、潘向黎、徐则臣、须一瓜、任晓雯、走走、林那北、韩东、滕肖澜、刘恪、宁肯、格非、艾伟、曹征路、马秋芬、罗伟章、刘继明、胡学文、葛亮、朱山坡、王十月、柳文扬、何夕、刘慈欣、马伯庸、王晋康、长铗、shakespace、赵海虹、陈茜、万象峰年、拉拉、江波、夏笳、陈楸帆、飞氘、韩松、七格、潘海天、骑桶人、斩鞍、AK·冯·林檎、焚狐、文舟、揽云生、杨贵福、本少爷、楚惜刀、雷文、醍醐、徐来、丽端、coMMANDo、骆灵左、Bruceyew、白亚、舒飞廉、李多、今何在、萧鼎、树下野狐、沧月、南派三叔、阿越、碎石、踏雪、江南、王晴川、步非烟、伊人无恨、小椴、王乃飞、子茱、杨叛、萧拂、方白羽、华发生、李亮、黄海涛、孙晓、凤歌、王松、榛子、凌可新、姚鄂梅、薛舒、鲁敏、傅爱毛、路内、张悦然、徐敏霞、秦贵兵、苏瓷瓷、甫跃辉、张怡微、叶弥、夜x、韩寒。
  无论是哪一类读者,面对这份名单大约都会有一种半生半熟的感觉,你可能对一类名字的创作很熟悉,但是对另外一类的名字完全感到陌生。如今我们把这些名字排列在一起视为一个完整的小说家方阵,勾勒了新世纪初中国小说作家的新阵容和新面貌。虽然与全国小说创作的所有作家相比,他们仅仅是沧海一粟,但即使是一个小小的浪花,也打破了以往单调片面的格局,让我们看到了大海般的波澜壮阔和无限丰富。
  也许,我们在努力营造一个小说乌托邦。近几年,我们一直在这个方向下努力寻求——2008年,我们在复旦大学举办了著名学者范伯群教授学术思想的研讨会,围绕范教授的新著《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的出版,深入讨论通俗文学如何进入现代文学史的问题:2010年,复旦大学再次举办当代文学六十年的国际研讨会,特别设立了一个议题:“断裂的美学:新世纪文学十年”,邀请了科幻作家韩松、飞氘,惊悚小说作家蔡骏,打工文学诗人郑小琼、80后女作家张悦然等进行专场讨论;现在我们编出《新世纪小说大系》,是这一系列努力探索的结果,也是进一步深入文学创作现场所做的探索工作。只要觉得这项工作有意义,我们还将探索下去,伴随着文学创作的发展,我们将与作家们一起,书写当代,开创未来。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